所在位置:佳釀網 > 酒業研究 >

時勢、形勢與趨勢 中國白酒企業扎堆上市背后

2019-06-14 13:55  中國酒業新聞  佳釀網  字號:【】【】【】  參與評論  閱讀:

近日,貴州證監局官網公布貴州國臺酒業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輔導備案材料,這也預示著,時隔8年之后,國臺酒業重啟上市之路。

其實,站在中國股市主板門口的,除了國臺,還有汾酒集團、郎酒、習酒、西鳳等知名酒企。中國酒行業雖然受到國家產業限制性條例桎梏多年,但是現實的困難顯然沒有限制企業發展的想象力,伴隨著整個社會的消費升級,中國白酒市場近幾年異常活躍,繼名酒回歸與價格升級之后,似乎搶灘資本市場又成了下一個競爭的主戰場。

(圖片來源網絡,如有侵權請聯系本站)

國家政策提供新機遇 業績為上市第一道門檻

首先是國家政策層面對于白酒的限制發展政策有松動跡象,近期國家發改委會同有關部門對《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1年本)(修正)》進行了修訂,形成了《產業結構調整指導目錄(2019年本,征求意見稿)》,其中雖然“白酒生產線”依然在限制類列,但是備注了“白酒優勢產區除外”的說明,這一修改為產區內的優質白酒企業發展明確了政策基調,也對白酒產區建設和發展產生了積極的推動作用,為處于白酒優勢產區的酒企上市提供了外部政策的便利條件。

其次,中國白酒企業大多坐落于經濟落后地區,白酒企業作為本地化的特色產業,對于精準扶貧、三農問題、綠色經濟都有著積極意義。貴州省就專門出臺《貴州省推動白酒行業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促進產業轉型升級的實施意見》,對于實現上市的酒企給予100-150萬一次性獎勵,國臺就是此項政策的受益者之一。

當然,正是基于政府這樣的經濟意圖,多數預備上市的酒企都與政府有相關業績協議,其中汾酒集團就與山西簽訂了2017年至2019年三年任期經營業績目標120億,2020年完成整體上市的考核責任書,近期汾酒接連爆出包銷酒亂象、應收票據過高等人體其實也有其為完成目標“沖業績”的嫌疑。而作2018年銷售額才10億的國臺,按照政府規劃需要在2020年實現20億的銷量目標,可以說也是頗有壓力,這些也側面證明了酒企在上市過程中,即使有政府背書,業績也依然是企業要過的第一道門檻。

股權優化、低成本募資、價值認可 上市提升酒企市場競爭力

中國酒行業從2013年的開始盤整之后,2016年開始出現價值回歸,具體體現就是優勢產區品牌價值凸顯,名優酒順應消費升級開始集體的產品結構上移,在這個過程中,由于高端與中高端產品對于品牌資源依賴程度高,培育周期較長,周轉率較低,渠道貨值較大等特點,導致酒企存在著較大的資金壓力;同時中國酒類存量市場飽和,擠壓式增長成為主流,在這樣的態勢下,進一步加劇了企業資金的需求量,雖然有諸如汾酒放寬應收票據期限等應急措施,但是資金安全已經成為未來酒企持續競爭的關鍵,而上市作為一種低成本的募資手段,通過股權融資,募集資金數量大、速度快,無需歸還,無支付利息,也不受國家收縮銀根等金融政策的影響,可以大幅度降低企業財務成本,自然成為各家優質酒企解決資金問題的主要選擇路徑。

其次,此輪預備上市的酒企大多經過多輪的開放持股與混改,無論是對于投資機構、企業高管,亦或是經銷商群體,通過上市可以實現股權結構的增值與優化,從而完成提升資本收益、內部激勵、市場資源捆綁等多重目的,讓相關人員分享企業的發展紅利,從而提高企業整體的市場創造力、凝聚力與競爭力也是重要原因。

這對于比如汾酒、西鳳酒等擴張中的香型品類代表企業具有重大價值。一方面它們可以通過上市解決自身的資金來源問題,為下一步擴張備足彈藥;另一方面可以借助資本的力量進行區域內的行業整合,對于區域內的渠市場道資源進行精耕與盤活,從而實現壯大品類市場的同時發展自身企業實力。

最后,登陸主板本身就是社會對于企業品牌價值的一種認可方式,接受更加透明公開的社會監督,通過公司的信息披露、證券交易信息以及券商等投資咨詢機構對公司的研究信息發布,不僅是企業優質形象的具體體現,在一定程度上也是擴大企業品牌知名度與影響力的手段。通過相關機構的輔導與監督,上市酒企能夠建立完善、規范的經營管理機制,不斷提高公司運營質量,在市場競爭中發揮管理優勢和制度優勢,這對于中國酒企在經濟風險、環保壓力、生產成本增加的情況下,能夠有效降低企業經營風險,從而保證中國酒企的穩定發展。

由于歷史、現實等原因,中國酒企普遍缺乏規范性財務管理制度以及透明的決策機制,這些都容易成為企業發展的障礙,這其中典型的案例就是西鳳坎坷的上市之路,西鳳酒與去年11月19日時突然爆出撤回IPO申請材料,與企業過于復雜的廠商關系與內部管理事故頻發脫不了干系。而酒企通過上市則可以借機重新梳理資本結構、健全管理制度,從而很好的規避這些問題。

1.8萬:19 上市促進中國白酒結構性升級與發展

中國注冊酒企1.8萬家,其中規模性酒企只有1444家,作為8000多億產值的白酒行業,帶動了上下游原糧種植、包裝運輸、旅游文創等多個領域的經濟發展,而中國上市的白酒企業卻是只有19家,存在著占比過低,不利于整體行業競合發展的問題。

現實的情況是,由于中國白酒行業普遍存在著小、散、亂的情況,不規范的市場行為導致行業負面信息頻發,嚴重干擾了行業的健康發展,同時由于頭部酒企的不夠強大,引領作用較為薄弱,在行業標準與規范層面難以發揮品牌與規模優勢,因此優質酒企的上市能夠在一定程度上提高行業整體競爭門檻,促進從業者素質提升,改善中國酒行業的社會形象,增加行業信任度,有利于中國白酒行業的整體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此輪預備上市的酒企大多是白酒產區的代表酒企,這也符合中國白酒品牌化與品質化的消費趨勢,中國白酒的產區整合不僅需要政府的積極引導與企業的產品創新,通過上市等資本化手段,優質的企業獲得了資金、股票等新資源,通過換股、增發、配股等更多樣靈活的金融工具,為優質企業的兼并、收購與重組等戰略提供支撐。這在客觀上加快了產區內的資源整合效率,提高整體白酒行業的生產效率,可以說,優質酒企的做大做強對于中國白酒產業的健康發展具有磐石般的穩定作用。

其中郎酒與國臺的預備上市就是中國醬香型白酒風口下的順勢之舉,兩家近年來業績的高速增長更是離不開茅臺帶動下整個醬香型白酒的市場爆發,一旦兩家企業實現登陸主板,無疑會在給中國醬香型白酒整個品類發展注入新的活力,奠定堅實的行業基礎,從茅臺開始,由上而下形成更具有競爭力的品類壁壘,從而促進整個中國白酒的結構性升級與發展。

而西鳳酒、汾酒集團作為鳳香型與清香型的代表企業,雖然長期享受品類領導品牌紅利,但是由于缺乏資本化的進一步推動,一家獨大的環境下,也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產區內企業的集群發展,它們通過上市能夠提高產區的知名度以及推動品類的準入門檻,這無疑對于中國酒類消費市場的多元化具有極強的促進作用。

中國白酒行業經過03-12年的“黃金十年”的快速擴容與壯大,自從2013年之后開始進入深度調整期,可以說2016年之后的名酒復蘇是產區概念價值凸顯,優質酒企價值回歸的必然結果,而伴隨著中國白酒整體消費的這種趨勢,對于中國白酒行業來說,加速實現資本化改造,完成優質酒企的規模提升,推動產區的競合發展,將會成為中國白酒健康持續發展的關鍵所在。

    關鍵詞:白酒板塊 IPO  來源:搜狐酒業  蔡學飛
    (責任編輯:程亞利)
  • 上一篇:全國性名酒及省級龍頭酒業的“瘦身運動”
  • 下一篇:沒有了
  • 商業信息
    体育彩票海南环岛赛开奖